弋陽國際文學村,女人、隱世、秋意濃

文學 龜峰 《湖光山色》、《覓渡》、《人世間》、《這邊風景》

上饒弋陽

首頁 > 鄉村小鎮 > 目的地 > 上饒 > 弋陽國際文學村,女人、隱世、秋意濃
吳此人z
訂閱

行者/撰稿人/攝影師; 微博:吳此人z 微信:191898535

分享到朋友圈,看看你的微信影響力有多大?

分享此頁至

復制成功,去粘貼吧

本文內容相關目的地

  • 上饒

  • 弋陽

  • 龜峰是一片丹霞地貌的自然遺產,山上的巖石大多似龜,萬龜薈萃,因此得名。
  • 鄉村小鎮龜峰腳下的弋陽國際文學村,這里是文學的居住地,清幽而純粹。

一、《覓渡》

列車停在上饒站,微風吹拂九月的清涼。此行的目的地,是龜峰腳下的弋陽國際文學村、青年作家公寓。

這里是文學的居住地,清幽而純粹;文學、水、村落,聽起來多么美好,像是某種心靈的居所。江廖肖村,接納了一個女人的文學夢,讓她和她的三清女子文學社,在這里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龜峰

這個女人,就是三清女子文學研究會的會長毛素珍,在文學村的寫作營里,她著一身藏青色的麻布外衣,招呼我們品嘗她手制的降暑涼粉。桌上擺放些書籍,我隨意取一本,是梁衡的《覓渡》。

覓渡,覓渡,渡何處。梁衡寫:瞿秋白家的舊祠堂前原有一條河,叫覓渡河,在覓渡河邊尋覓一條渡船,是要渡往何處呢?

毛會長的女兒楊怡是我的好友,她也是一位青年作家,赴美留學、魯迅文學院深造、非洲支教、環球旅行……豐富的人生經歷給予了她各種標簽,而讓她最放松的,是在文學村閱讀與創作的時光。

我們順著文學村的小徑,造訪了四座分別以王蒙、梁曉聲、梁衡、周大新命名的文學館,館藏著四位老師的書籍、相片、手跡及創作經歷;每個館內都預留了一間寫作室,作為四位老師到訪時的創作空間。

繼續往前,便是楊怡的青年作家公寓。在暖色調的燈光下,聽她說留美求學的時光,旅行支教的經歷,和魯院的師友。還有她母親創辦的三清女子文學研究會,和那刊《三清媚》雜志。

又一次在桌上看到梁衡的《覓渡》,它躺在那里,仿佛告訴我:每個人都是自己的擺渡人,三清女子選擇了文學作為那條渡船,而渡往何處,成為了我們終生求索的理由。

二、《人世間》

因楊怡的公寓客滿了,我便住在了隔壁的“村長樓”,客廳里顯眼的位置,就擺放著梁曉聲的《人世間》。就在上個月,這本小說剛剛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。

二樓的公共區域也是一個寫作空間。在這個有整面落地窗的大房間,有書籍、有紅茶,有剛插上的野菊;拿出電腦準備敲些文字,卻發現沒有電源插座。我問文學村的工作人員曉慶,她竟不知道這件事。這樣挺好,就用最原始的方式去閱讀,去寫作,不帶電子設備,不會被外界所打擾。

黃昏后,漫步在竹影的小道,略微有些蕭瑟的秋風被沙沙作響的竹所融化,這家的冬瓜攀著藤落進了那家的院子,剛剛紅過的棗子軟綿綿地趴在地上,明明叫江廖肖的村卻偏偏長著馬家的柚子,老伯挑著木水桶搖搖晃晃踩出一行腳印,小河邊的那戶因為幾十年前饑荒而遷徙到這里來的浙江人家,做的梅干菜聽說遠近聞名呢。

楊怡指著一只黑色的狗說,這是她從別處救下的狗,性格有些羞赧,但總喜歡默默地趴在青年作家公寓的柵欄邊曬太陽,有人走近了,便默默地跑開。

晚餐是楊怡的家宴,毛會長親自下廚。本以為在席間會開啟一些有關文學的話題,但最終我們的關注點還是落在了家長里短,雞毛蒜皮。母女二人,兩位作家,常常拌嘴,卻又很快和好。讓人想起那句:走遍川湖海,囿于晝夜、廚房與愛。

夜晚的文學村只有幾盞孤零零的路燈,抬頭可見銀河。我們就懶洋洋地靠在躺椅上,聽著竹林沙沙的聲音,享受著這一方幽幽暗暗。多么平凡的一天,我卻記得所有的細枝末節。我仰望著星空,文學村就像一艘小船,泊著我們在搖搖晃晃的人世間。

三、《湖光色》

次日的清晨,我們前往龜峰風景區游覽。從文學村步行出發,沿著村里的小河,穿過一片菜地,一片停車場,不到十分鐘就可到達。

這里是一片丹霞地貌的自然遺產,上的巖石大多似龜,萬龜薈萃,因此得名。造訪龜峰之前,我做了一些功課,看了一些關于它的文章,大多以“鐘靈毓秀”、“鬼斧神工”、“栩栩如生”形容。

我的體驗也大致相同,我從小生長在多的地區,經歷過很多攀登。人們大多會把登頂作為攀登最大的目標,因此失去了很多樂趣;但龜峰確有不同,造型各異的巖崖石壁,移步易景,讓你不由得停下腳步,在各種角度去觀賞每一塊巖石。然后對同行的人說:”快看!這里像不像方志敏牽著一匹白馬呢!”

過了鎖春洞,是一棵千年古樟和一大片竹林,竹林盡頭是一片開闊地,我便在這里放飛無人機,雖然天空霧氣很大,時而有雨,卻依然能一覽美景。老人峰、童子拜觀音、雄獅回首、絕壁棧道、摩崖石刻,有著天生的層次感。怪不得徐霞客寫:“蓋龜峰巒嶂之奇,雁蕩所無”。

越飛越遠,翻過一個巨型的龜背后,看見遠處有一個湖。她像一條綢緞一樣盤踞在谷間,半隱半現、曲曲折折,把沿岸的巒都變成了插入水中的半島,美麗至極。再往前想看清楚一點,飛機卻沒了信號,所以只能返航,用腳力的攀登去尋找她的蹤跡。

她叫做清水湖。我自從見過之后,就便一心想要去找她,路過的那些風景,我也總和自己說在無人機的視角下看過了,草草觀看,匆匆前行。估摸兩個小時的樣子,終于到了清水湖的面前,行程的最后一個環節,是乘渡船過渡清水湖離開。

我坐在渡船上,波光粼粼,樹蔭掩映,卻全然沒有了與她初見時的心動。回頭再看剛攀登過的峰。驚嘆剛才我們穿越的那個脊居然如此險峻,擎天一柱居然如此之巍峨,果然,距離是可以產生美的。

回到文學村的周大新文學館中,陽光斑駁地透過窗欞,窗外遠處隱隱可見我們剛剛作客過的龜峰。翻一本他的《湖光色》,心里想他筆下的丹江口水庫,也是這樣一番景象吧。

四、《這邊風景》

作這篇文時,我住在武漢好多天,我還在這里完成了一篇之前寫了一半的,關于弋陽港口鎮的短篇小說。為了那一萬多個字,我查詢了盡可能多的資料,期間和楊怡有過好幾次溝通,她還給我寄了一本《弋陽縣志》。關于港口,還有很多想要表達的,但畢竟只有一天的采風時間,它在我的印象中,還十分模糊。

對文學村的印象也時如此,我終于明白了,文學村對我而言的意義。我寫到楊怡救的那只黑狗時,我走出院子就可以靠近它;我寫做梅干菜的那對浙江夫婦時,我真的可以去敲開他的門;我以梁衡、梁曉聲、周大新、王蒙的四本代表作為本文標題時,我馬上就可以到他們的文學館里去。

就是這么兩個執著的女人,帶領著三清女子文學會走過了11個年頭。讓2000多個豐盛的靈魂,把樸素的生活詮釋得更富層次感。直到我離開文學村的那一刻,才把這些故事翻開至扉頁,所以文學村與我,雖已別過,但再見亦是朋友。

王蒙的《這邊風景》獲得了第九屆茅盾文學獎。講的是一個西域的故事。而這邊的風景,不必多言,所以如果你也正好熱愛著文學,你來翻開寫作營翻開一本《三清媚》,也許你就懂了。

一瓶好酒未必要醉。來這停留兩三天,也足夠讓你品味許久了。

貼士

我采集了關于弋陽的旅游靈感,這里適合與所有人共同體驗。
全年來玩最佳。
弋陽

樂途旅游網與樂途靈感旅行家:吳此人z 發布:2019.10.01

鄉村小鎮

?
0+1

您已經喜歡過了~

已釘到靈感墻

釘到靈感墻上

  • 創建新靈感墻

    該靈感墻已存在

    0/10
    僅自己可見
確定
?

更多弋陽的靈感

3條評論

回復 MayoginToAction入夏請問夏天去哪里好玩?×
需要登錄才能評論,馬上注冊 寫下我的評論

0/140

?

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

更多 鄉村小鎮 靈感

發現更多靈感 鄉村小鎮

靈感文昨日閱讀量排行|月度閱讀量排行

官方微博

中国体彩竞彩网